百花训练营招生办

画画好难啊!!

头像是找一支老师约的稿@古川朝霧

拿我的儿子们除除草。

军训好累,我哭了。

我好喜欢这个头,虽然他已经被我擦了重画了【】

翔哥生日快乐,请你吃章鱼烧★

涂了个草稿,是夏息。

想赶cp23出个无料明信片,有人要吗……

占tag致歉。

一个疑问,是不是我的文比我的画更受欢迎一点………………


发一下lof,是傻屌自画像xxx

太强了吧!!!

小绘TEON:

是10k粉感谢!!谢谢你们关注我至今(❁´ω`❁)

因为一直以来很多人问我图是怎么画出来的,用的什么工具,所以做了一个比较详细的过程解释。不过自己也是瞎摸索的彩铅和马克笔的画法,所以并非正儿八经的教程啦,仅作交流(´∇`)有想讨论画法或其他的可以评论留言~

250fo啦!!

说好的七期明信片我会去画的,不过因为最近稿有点多而且很忙所以画的人可能不全…而且会很慢【】

*我流流水账。

         郑轩结完账,拎着一袋子零食从收银台走出来。

  徐景熙正毫无形象地在半蹲在超市门口玩那台弹珠机。他眯着眼睛把一元硬币从投币口塞了进去,然后五颗弹珠就滴溜溜地从下面的通道滚了出来。

  “啊,又是重复的颜色。”徐景熙说。那颗被重复了颜色的蓝色小珠子被丢进了机器里,机器启动时快活的机械提示音响了起来,他按下红色的开始按钮,机器里头隔着一层玻璃,灰黑色的小钢珠弹了出去,顺着复杂的路道向下滑行,最后在年轻人没什么表情的注视下落空了,掉进了没有奖励的洞里。

  郑轩在后面围观,这时候他放下还拎在手里的袋子,说:“我玩一盘?”

  这玩意可能真的看人品。郑轩玩了三盘中了三盘,还出了徐景熙一直求而不得的粉红色弹珠。

  “哇,王者啊。”徐景熙捧着那颗粉红色珠子啧啧称奇,“你下次可以和邹远比比谁人品更好。”

  “这是人品的问题吗。”郑轩看他,“我明明是神枪手,百发百中。”

  徐景熙哈哈大笑:“别贫了,你明明是弹药专家,装什么神枪手。”

  “我就是神枪手。”郑轩比枪的手势,“在你心里开枪,百发百中。”

  他对准徐景熙的胸口,比划了两下:“砰。”

*架空,蓝雨是佣兵团,全员OOC,我流流水账。

蓝雨新来了个守护天使。

每次来新人,大家都会争先恐后去围观。这次也一样,郑轩被宋晓从被窝里刨出来拉走去门口看新人的时候简直气到想把枪掏出来往宋晓头上突突突。

“新人有什么好看的,压力山大啊。”郑轩打哈欠,掩盖着表情偷偷摸摸翻了一个白眼。

“一年一次啊,多难得,万一这次还是个妹子呢?”于锋说。他更过分,手上甚至还拿了个高倍数望远镜。

事实证明,他们想多了,玩奶的不一定是妹子,你庙永远是你庙。

“好失望。”宋晓说。

“好失望。”于锋说。

然后他们勾肩搭背地溜走了。

“……你们好过分。”郑轩内心默默给新人点了个蜡。

新来的守护天使不是妹子但是是个小白脸,长得文文静静眉清目秀。按照惯例新人要先去见队长和副队长。他站在陌生的地方,转了一圈没看到可以问路的人,有点尴尬。

郑轩隔了个草堆都能感受到了他的尴尬,于是站起来抖抖灰走了出去,决定大发慈悲给新人一个问路的机会。

谁知道守护天使看到他的第一件事是往他身上套了个恢复术。

“……?”虽然不知道这是在干什么但是郑轩在此刻感受到了奶的温暖。

“呃,不好意思……”徐景熙看着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全身草屑和灰的弹药专家,默默收回了下意识给对方加回复的手,“是这样的,你知道蓝雨的队长和副队长住哪儿吗?”

现在郑轩看这个守护天使已经自带圣光特效了,他伸手拍掉了残余在头发上的草屑,不自然地咳了两声:“嗯……刚好顺路,我带你过去吧。”

混更……

今晚一小时潦草摸鱼。

万圣节快乐!

  邹远的右耳上有一个小小的耳洞。


  于锋在第一次发现的时候吓了一跳,他以为像邹远这样的乖孩子是不会打耳洞的。他小心地伸手碰碰堵着耳洞的透明耳棒,啧啧称奇。


  邹远一脸汗颜:“我如果真是乖孩子我就不会去打电竞了。”


  于锋想想,觉得有道理。


  不过这个耳洞确实是个意外。邹远自然是不会专程去打耳洞的,奈何他有个一心要走在时尚潮流前端的青梅竹马唐昊。在唐昊第三十一次抱怨邹远不陪他去染头发的时候,邹远终于非常无奈地答应陪他去打耳洞作为补偿。他们那个时候还在百花训练营,只能深夜偷偷翻墙出去找隐藏在小巷深处的可以打耳洞的杂货铺。光从屋里漏出来,邹远可以看见贴在墙上的陈旧泛黄的广告纸。无痛穿耳,五元一次。


  就打一个,不会怎么样吧。他想,有些苦恼。


  事实证明,邹远想简单了。


  “我那个时候,耳垂肿了一个星期,得天天擦药膏。”邹远抱怨说,把头靠到于锋背上蹭了蹭。于锋感到有些好笑,回过身抱他:“你那么听唐昊话干嘛。”


  “……确实我那个时候自己也是有点想打的。”邹远小声说。毕竟每个中二病时期的少年都是有点叛逆的,邹远也不例外,即使他看起来再乖,也依然隐藏着一颗当不良少年的心。


  “哦,懂了,你被唐昊带坏了。”于锋说。


  邹远哭笑不得。


  不过他后来就长了教训,继续当着乖孩子。而唐昊,邹远一想起他左右耳各三枚闪亮亮的耳钉,就一阵发愁。全联盟上下会打这么多耳洞的,也就只有唐昊和孙翔了。


  “其实挺好的。”于锋也不知在想什么,砸吧砸吧嘴,情不自禁露出了一个微笑。


  “什么?”邹远回过神,不明所以。


  “下次我们带情侣耳钉吧。”于锋说。


END.


【作者碎碎念】:我一共打过三个耳洞,每次都只打一边,前两个都合上了,今年六月份打了左耳上的一个。我都是在那种小杂货店里打的,五元一次,就是老是给我打歪…导致我每次带耳钉都好痛苦…

所以大家一定要去正规医院打啊!【哭】


话说我怎么又写文了……我可能以后要转行当流水账文手了……


  


【于远】雷克雅未克

  邹远站在屋檐下抬头。

  k市的夏季总是多雨的。往上他看见天,低沉灰蒙的云厚厚压着,又从中透出一抹被遮在后面的光。

  于锋收起伞,又抖了抖,残留在上面的雨滴便啪嗒地落了一地,在干燥的水泥台阶上蚀下深黑的水印。光线有点暗,他掏出钥匙,摸索了两下才顺利捅进锁眼。

  门开了,于锋回头看见邹远还在发呆,好笑地伸手在他面前摆了摆:“想什么呢。”

  邹远回过神,“啊”了一声,转头看于锋,抿着嘴笑了笑跟着他进了屋。

  

  于锋在家里的时候,把处女座挑剔又追求完美的个性发挥了个极致。他和邹远同居的屋里干净整洁,所有东西都摆放的整齐而又有秩序,所有来过他们家的人都会砸吧着嘴感叹一声“哇靠”。

  “也就小远能忍受你个龟毛男了。”唐昊之前有这么说过。

  于锋摸摸下巴,叹了口气。他放下伞,一把搂过邹远,推着他进了浴室:“刚刚等我的时候淋到雨了,先洗个澡换下衣服,小心生病。”

  邹远偏过头看他,眼神明亮又无辜,然后他眼尾一弯,乖乖地笑着说了声“好”。

  其实唐昊说的不是很对。于锋在面对邹远的时候,也总是会情不自禁地做出一些让步。没有忍受一说,也不存在什么迁就,他们只是相互磨合着,渐渐融入对方的生活,习惯于对方在自己的世界留下痕迹。

  并肩而行,逆流向前,在风中折下一枝玫瑰赠予你。不用畏惧风沙,因为玫瑰的香气已经笼罩着我们了。

 

   爱情这种事情总是来的突然而出人意料。于锋在少年时代也曾无数次幻想未来的爱人是什么样的,他想象中的影子变换了无数个,直到他在来到百花后的某一天梦到了邹远。

  邹远性格温和平淡,在与人对视的时候眼神却又认真而直白,但也会在于锋与他闲聊时,眯着眼睛冲于锋笑。他笑起来时,会显出几分略带稚嫩的少年气息,像是一掠而过的风。

  从开始平淡的普通正副队长之间的相处到后来越来越多的关注,爱慕之情也便慢慢出现。感情是细水长流又顺其自然的,在于锋抱住邹远亲吻他额头的时候谁也没有感觉到别扭或奇怪。

  他们就这么走到了一起。

  

  邹远擦着半干的头发走进房间的时候于锋正坐在桌前写着最后一场比赛的总结。

  百花这个赛季止步于八强,惜败于微草。虽然之前已经复过盘,但于锋还是又打开赛季回放,并不时地进行记录。

  邹远坐到床上,曲起一条腿,胳膊支在膝盖上,他也不说话,就这么默默盯着于锋。

  于锋写的差不多了,放下笔站起来,走到床边弯腰亲了下邹远。“明天出去吗?”他问。

  第二天雨停了,但路面还潮湿着,空气中也弥漫在雨后潮湿的泥土与草籽味。邹远坐在副驾驶座,低头扣上安全带。车载音乐连着蓝牙,放着一首粤语歌,男声低沉又深情。于锋即使在来到了百花后也依然情有独钟于粤语歌曲,后来甚至带着邹远也听了起来。

  北极里有一束光

  你话留来伴我望

  我若觉得绝望

  想到亦会全释放

  邹远跟着小声地唱,他不会粤语,只能跟着调子随便哼两下。

  于锋关上驾驶座的门,系上安全带,扭头看邹远:“走了。”

  “嗯。”邹远回他一个笑。

END.

【最后是作者碎碎念】
我靠我竟然写文了,不可思议……
深夜摸了个于远的流水账小短篇,非常我流非常ooc了…对不起……

其实写这篇文是因为《雷克雅未克》这首歌好好听,这个系列的都好好听,爱上粤语歌了,卖卖安利【被打死】
  

太潦草了,不打tag了。

……应该看得出来是哪对的吧?

等我250fo了,我想搞套七期中心的明信片纪念一下【…………?】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被屏蔽了……我再发一遍orz

是别人的约稿。

啊,十月份了。

让我发一下我的男体人设凑数……【??】

最近终于有点搞清楚怎么画黑白了……

白羚羊。

别哥生日快乐!!!

【🌟置顶🌟】

我是南幻。一个破摸鱼的。

原耽女孩,雷点是墨香铜臭相关。

全职淡圈,但是会画画写写喜欢的角色和cp。

p5喜欢明智,mob明智爱好者【?】

孩厨,孩子相关在 @海月 这个号里。

喜欢oor和bokuriri的歌。

呃,好像没别的了……

欢迎大家来找我玩!!!

激情删了一波图,把2018年内没质量的,不喜欢的,没意思的全都清掉了。

大学从头做人。

鬼知道企划最后能不能选上,我先发出来爽爽【…………】

群里玩的漫画接龙。
我作为第一棒,暗搓搓画了一下高一时的一个西幻脑洞……虽然只画了两张。
一个关于寻找龙族宝藏的故事。

……懒得画后面,有机会我看看能不能写写文orz

© 百花训练营招生办 | Powered by LOFTER